赋比兴

有病不吃药,无聊才读书

© 赋比兴
Powered by LOFTER

【盗梦AU】石语 | 01

一八一无差,主一八。

-----------------------

    齐铁嘴微微地张开眼睛,缓缓开盍几次,转瞬一阵狠戾之气,将睡梦中的平和温软冲刷殆尽。

 

    安全屋不大,没有灯,只从布帘缝里透进来一丝夕照。几张行军床,呈中心投影状散开。在床尾对焦的中心,吊着一个巨大的、装着镇静剂的输液瓶。它快滴完了,接近那道红色的安全线,然而它本应该降到那道红线之下,所以某人的盛怒不是毫无来由。

 

    一把扯掉连在上臂的输液针,齐铁嘴戴上眼镜,看向握着枪站在门口的解九。因为事故,解九过早地掉出梦境,留下的摊子齐八一个人收拾不过来。仓促从三爷家找来的几个伙计功夫不甚熟练,反而让目标的潜意识变得更具有攻击性。齐铁嘴费劲心思摸到了藏着信息的保险箱,却没料到梦境坍塌得比他更早一步。

 

    “成了吗。”解九皱着眉。

 

    “差一点,关键信息都拿到了,人绑走,夜里再跑一次。”

 

    “不妥,他意识中已经有了防备,再来一次,也未必能成。”

 

    本就心烦的齐铁嘴,压不住戾气,大声吼道:“那我们上哪儿去救张启山!”

 

    几个刚恢复意识的李家伙计,畏畏缩缩地迅速收拾起入梦的仪器和剩下的药剂,把还在昏迷中的陆建勋的副官扛起来,准备撤离。

 

    “行,我去联系二爷准备药剂。”解九轻拍齐铁嘴的肩。

 

    “真的说不动霍三娘帮忙?”

 

    最好的盗梦者,还是要去霍家找。做惯了伪装者的活计,齐铁嘴自知自己斤两。贸然身挑伪装者、盗梦者双担,这次砸锅,和自己的盲目自信脱不了干系。

 

    “这浑水也有她搅的份,闹到一半,看到后果太大,她才撤的手。你觉得她有可能再进来弄得一身腥?”

 

    “由不得她。”齐铁嘴围上围巾,转身面向众人,“丑时西城糖糕铺碰头,还剩四个时辰,弟兄们回去吃口饭,好好想想这次怎么砸的。”

 

    解九知道,这顿晚饭齐铁嘴是不打算吃了,还要拉着霍府上下百来口人跟着一起垫背挨饿。

 

    今晚恐怕要下雨。

 

 

 

    但又不全和解九料想的一样,子时的长沙城皓月当空,树影稀疏。糖糕铺三楼的夹间里面已经布置好了,霍三娘来得最早,一个人,就随便地坐在其中一张床上。头发有些微散乱,不像往日那样挽地过分精致,也懒得和解九打招呼,点了点头表示见过。

 

    陆陆续续地,几个李家的伙计也到齐了。最晚到的反而是齐铁嘴,边走还边吃着从楼下铺头里顺来的糖酥。和仓促成行,略带慌乱的下午不同,深夜里的齐铁嘴看起来更加安静,也更加有攻击性。围巾还是那条红色的围巾,长衫却换成了丫头过世时穿着的那身黑色丧服。

 

    “这回解九你就别下去了,用不上前哨。”齐铁嘴舔干净手上沾着的芝麻道,“这第二次还要防着上面的变数。他的副官失踪也有小半天了。只要陆建勋不是傻子,他的人应该早就开始找人了。”

 

    “好,你要小心。”

 

    “狗五还是建议我们下到第二层梦境,比较稳定。”齐铁嘴一心烦,就会搓着他胸前的那块吊牌,“我觉得应该可行,而且目标没有受过潜意识训练。”

 

    “你和狗五一向都不是我们三人中带脑子说话的那一个。”解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二爷家里的伙计都遣了,仓促配出来的药剂能维持一层梦境的稳定已经很不错了。”

 

    要是贸然下到第二层梦境,万一没有按时坠醒,很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

 

    “听你的。”后面的伙计准备地差不多了,喊齐铁嘴回去主持,“眼下不能再多乱子了。”

 

    “记住你说的话。”解九阖了门,拉开了枪上的保险。

-------------------------

还是忍不住手开了坑,盗梦空间设定,故事背景还是在民国!

为了给没看过电影的旁友们说明一下,这里复制一下相关设定。

解九——前哨,负责前期的资料搜集、信息打探等准备工作,并且在梦境中也负责清理各种意外困难

    齐铁嘴——伪装者,在梦境中可伪装成任何一种外形。负责在梦中伪装成特殊人物(通常是和目标人物关系比较亲近的人)以更好地从潜意识层面影响目标人物。

张启山&霍三娘——盗梦者,专门盗取别人梦境里的思想。

    吴老狗——筑梦师,设计梦境里的建筑。负责建筑各级梦境中的大体环境框架,以便目标人物进入这个梦境后会相信是在自己的梦里。

二月红——药剂师,负责配置用于稳定多人梦境的药剂。

    陆建勋副官——目标,被盗取思想的对象,目标人物进入梦境后会有比较明显的潜意识防御。

评论 ( 3 )
热度 ( 2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