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比兴

有病不吃药,无聊才读书

© 赋比兴
Powered by LOFTER

【现代AU】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幸好没有我的贵/4(完!

01 02 03

------------------------04

    列车越往南开,车上说英语的人就越少。当火车穿过法国边境的时候,齐铁嘴已经被法语弯弯绕绕的翘舌音包围了。可惜齐铁嘴既不会说法语,也不会说意大利语。唯一仰仗的英语,也是个三脚猫水平,只好一路玩着单机象棋打发时间。

 

    站在米兰中央火车站的齐铁嘴,看着行人声色匆匆来来往往,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干脆慢慢悠悠地在街上闲晃着。行李被酒店前来接车的门童拉了回去,正好给齐铁嘴空出双手来拎购物袋。

 

    “Collar pin……这是什么东西?”齐铁嘴半倚在柜台上,对着解九开给他的置装清单,和柜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弄得烦了,干脆直接把平板往柜姐那儿一塞,让她按着清单上的东西配齐了,再给他过目。

 

    踱到店面中侧靠西的休息平台,齐铁嘴挑了一支吧椅坐了上去。这生活馆算是品牌旗舰店,从成衣到香氛,全线产品都可以在这里买到。吧台的布景墙,就是用平时少有人问津的男香装点起来的。

 

    看得齐铁嘴只觉脸一热,又想起了飞机上的种种。

 

    自己匆匆忙忙登上飞机,待空姐撩起隔开头等舱的布帘时,齐铁嘴发现自己居然是最早到的。那个齐铁嘴想套路的男人,硬是等到最后一秒,才陪着那富家千金踩着点上了飞机。

 

    白衣小姐在自己斜前方坐下,张启山却在齐铁嘴旁边坐了下来。那姑娘也没有做声,回过头来皱了皱眉,就戴上耳机看起了电影。

 

    “欸,你也坐这班飞机啊。”巧遇式开场白,生硬但不失为一种拉开讨论的好套路。

 

    “嗯。”只应了一声,没了下文。

 

    怎么不按套路来啊?接下来不是应该交换基本信息,聊聊风土人情,互相存手机号码,谈谈人生,最后在飞机的盥洗室里面不可描述么!

 

    飞机开始平飞后,张启山才开口道:“先生去伦敦,可是赴会?”

 

    什么吗,我还以为你有多高冷,原来是想掌握话语主导权。套路!行,这次让着你。

 

    二人聊得起兴,是谈天说地,互相撩拨。粉红泡泡腻得,连递饮料的空姐都懒得靠近。午饭也是在齐铁嘴的叨叨声中就这么过去了,张启山一直没收住笑,只在看着齐铁嘴把牛排上配着的芹菜 (为什么会有这种搭配?) 全部挑到一边的时候,皱了皱眉。

 

    午饭用罢,聊得乏了,坐得久了,齐铁嘴觉得这座位怎么躺都不对劲。于是把飞机上一人一条配送的毯子叠了叠垫在腰下,舒舒服服地扭了扭,闭上了眼睛。

 

    但他哪里睡得着啊,一想到旁边还有个大帅比看着,齐铁嘴怎么也睡不着。就这么干躺了约莫小半个钟,齐铁嘴觉得自己闭着的眼前多了一块阴影。

 

    指尖插入他的发间,张启山轻轻地吻了上来,从耳垂到颧骨,一点点靠近自己的唇。

 

    前排突然爆出一声耳机掉到地上咔啦声,打断了张启山的动作。大手离了齐铁嘴柔软的发根,装睡的齐铁嘴也不敢乱动。不知道过了多久,就真的睡着了。再次醒来时,张启山已经坐回到那位白衣小姐的旁边,自己身上倒是多了一块毯子。

 

    抱起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齐铁嘴把自己慢慢涨红的脸埋在毯子里,深吸一口气。

 

    “咦,什么味道,难道是解九给喷的香水?”

 

真好闻啊。

 

 

 

    这一走神,时间就过得特别快,当齐铁嘴收起他满脑子的旖旎风光时,忽觉自己已经卧在酒店套房的大床里。

 

    “对了,之前忙着,没顾得上问问解九这香水是什么牌子的。”自己来了这意大利,虽说是半个文盲,但好歹算得上一个土财啊。香水吗,随便买个一二十瓶的带回家去,张启山没泡没泡到手不要紧,每天晚上往枕头上喷点,就当是有人侍寝了。

 

    解九和吴老狗的手机从昨天开始就拨不通了,短信也没回。就连发的微信红包,也因为没领被退了回来。齐铁嘴也没多犹豫,这手机打不通,还可以打座机吗。

 

    “嘴叔叔!”

 

    一声软糯的童音从话机传出来,酥得齐铁嘴的心都快要化了。

 

    “连环啊,怎么是你接的电话啊,你爸爸呢?”

 

    “都不在家。”解连环像是被人欺负了似得,抽了抽鼻涕,“三阿公要抱孙子了,阿爸昨天就去陪着,吴叔叔也去了。现在家里只有我和三省,还有二白哥。”

 

    齐铁嘴心里狠狠地唾弃了解九一番,五岁大的孩子,就这样丢在家里留给两个吴家的混世魔王。

 

    “小环耐心等等啊,不要害怕,你爸爸很快就回来了。”叫你二白哥听电话好吗。”

 

    “齐叔,我是二白。”

 

    “二白啊,你知道你解九叔的更衣间在哪么?”

 

    “不知道。”

 

    “不知道叫三省带你去,他熟。”齐铁嘴使唤起吴家的孩子毫不心慈手软,“对着那些瓶瓶罐罐的,拍几张照片发过来,要拍到标签啊。”

 

    “好。”

 

    “看住你们家三省,不能让他欺负我们小环!”齐铁嘴临挂电话前,还不忘再三叮嘱。“小环那么喜欢粘着你,你要多照顾他一点。”

 

    “好。”

 

    躺在床上的齐铁嘴一张张翻着吴二白发过来的照片,居然有二十几张,看到最后人都饿了。齐铁嘴到镜子前面理了理头发,准备下去中庭吃顿饭。

 

    “唉,看看人家,就连二白都有小环陪着,我就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齐铁嘴情绪低落,拉开了客房的门。

 

    “齐先生?”门口传来充满疑问的声音。“你怎么在这?”

 

    我也想问啊,齐铁嘴瞬间阴雨转晴,“一起去吃晚餐?”

 

    “好。”

 

    这套路,还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

诶嘿嘿,猝不及防地完结啦!

而且爆了字数!根本没有写到自己想写的张启山带着齐铁嘴大街小巷地试香水的环节TTWTT。

所以写了番外!等等发上来~

私心夹带了二环。

食用愉快!


番外·寻香记

评论 ( 6 )
热度 ( 8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