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比兴

有病不吃药,无聊才读书

© 赋比兴
Powered by LOFTER

【老九门】九门群像·月莫叹故人

不敢用这个号发。
算是今天的更新,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不知道大家对《膜九门》合志感不感兴趣……

🐸:

看得懂的人,就知道文题其实只有四个字。


1


    本来天气预报说长沙今天有雨,结果张启山一到,晴空万里。


 


    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能像长沙一样,每当历史的印迹路过之时,天气就能够变得很晴朗。


 


    后来人们才知道,是因为跟着张启山从北平回来的齐铁嘴,


 


            出门从来不带伞。


 


2


 


    二月红总是穿着一身红衣。老八每每念及此事,总要摇头。


 


    九门中人都看在眼里,却没有办法,也没有立场阻止。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二月红以为关起宅门,就可以和丫头长相厮守,但终究敌不过时代的恶意。


 


    那天,雨下得很大。可是没有人打伞。


 


3


 


    半截李又是另一个故事。


 


    平日里,上门递名帖的小厮,多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


 


    住在半截李隔壁的解九,十分担忧。自家院前三不两时就多出来一具尸体。虽然不是他干的,但是这些无中生有的东西,你再帮他处理一遍,等于你也有责任吧?


 


    幸好,李家头生子的诞生,改变了一切。


 


4


 


    “你问我资词不资词,我说资词。陈皮怎么坐稳九门的?他怎么说也曾是二月红的徒弟!”


 


    “内定啊…钦……”


 


    江湖上闲言碎语从来没有停过。


 


    四阿公只用他的九爪钩回答,无可奉告从来不是他的选择。


 


    自己和二月红的师徒情谊,从他将自己扫地出门那一刻,就断了。


 


    今后,背着丫头的重缚踽踽独行的,除了二爷,还有当年那个提着螃蟹的小徒弟。


 


5


 


    五爷家的狗,是长沙坠吼的。看那油光滑水的皮毛,瞧它健壮有力的咬肌。


 


    但这都不是最大的杀招。


 


    狗五从来只吹嘘一点,他家的狗,跑得比长沙,乃至香港任何一家报馆里的记者,还要快。


 


    “跑得快有什么用?”尹新月靠在摇椅里,剥着橘子。“报道出了偏差,还是要负责的。”


 


    陪在夫人一旁的小葵笑而不语,五爷家的狗,从来不会出偏差。


 


    因为它们都是实心肉喂大的,探墓,从不听风就是雨。


 


6


 


    黑背老六的故事,由白姨叙写。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预料。


 


    白姨初见这黑背老六,只觉他图样图森破,一个乞丐,能有什么见识?那些洋文说得好的书生,不知道比他黑背老六高到哪里去了!


 


    躺在被拉往南洋的蓄奴车中,白姨暗自垂泪,叹黄粱美梦。


 


    但是有一把刀砍碎了噩梦,撑起了白姨后来一生栖身的小屋。


 


    漫天飞雪,白姨发现,黑背老六的刀,并不冰冷。


 


 


7


 


    女人家的经,总是比男人家的要难念。


 


    霍家的经,就是一本难念的女人经。接到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当家的本身也要判断。


    


    “明白这意思吗?”霍锦惜抱着吴府院墙外哭成泪人的霍仙姑,吼道。


 


    明白吗?霍仙姑很清楚,这鱼汤不是为自己煲的。


 


    霍锦惜自己也明白,自己永远煮不好那碗面。


 


    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情郎让寸分。


 


    “心里有着白月光的男人,沾上了就是一身腥。”


 还是张夫人看得通透。


 


8


 


    解九到底是喝过洋墨水的人。不仅熟读莎士比亚,还会用日文背葛底斯堡的演讲。


 


    鞋子合不合脚穿了才知道,大新闻搞出来有没有偏差看了才知道。西方哪个国家解九没去过?见得多了,身经百战了,也就有了一点人生的经验。


 


    所以,当他知道齐铁嘴暴毙的消息后,只是揉了揉眉头。


 


    齐八算是解九平日来往最多的老友。调侃过的韵事、打过的马吊、吃过的面、下过的斗、……就算解九是一颗粪坑里的石头,也应该被焐热了。只是揉一揉额角,怎么算得清?


 


    下人们不清楚其中隐情,九爷心里却好似明镜一般,这齐铁嘴远遁欧罗巴,是二人一早不可说破的密约。只不过解九没有料到,这一幕会来的这么快。


 


    遣退下人,解九回了书房。台面上的信件文书高高堆起——大清洗要来了。可惜谋篇布局的人只剩了他一个。


 


 


9


 


    奇门八算,齐铁嘴,长沙城最不能招惹的人物。


 


    曾经有一个不懂事的香客,在八爷摆手算卦的时候,打断了他。


 


    后来听说,那人之后过的每一分钟,都只剩下59S。十三天后,那人的怀表,永远地停了。


 


    当年,齐铁嘴答应张大佛爷的请求,一同上京求药的事情,至今还被传为美谈。


 


    张启山作揖:“我们都决定了,你来带领我们三人进京求药。”


 


    “佛爷宜另择贤良,鄙固非谦,仅湘一芥算,岂足师九门耶?”齐铁嘴轻刮茶碗,小嘬一口。


 


    “大家都已经研究决定了。”


 


    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 


 


    此次上京,齐铁嘴鞠躬尽瘁,劳心费力,也没干什么别的,大概有三件事。


 


    第一,摸清了敌人的情况,算得彭三鞭布伏几多,请帖何在。


 


    第二,替京师双生花寻回宝镯,得佳人一吻,瓷盏一枚,


 


    第三,倾囊相助,购回救命草药者三,一路紧紧护在怀里。


 


    如果说还有一点成绩,那就是助攻尹氏成为张夫人,这个对九门的命运有很大的关系。还有替佛爷纳鞋底,打掩护也是很大的。但这些都是次要的。


 


 


    “很惭愧,齐某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谢谢大家。”


 


    很久以后,张启山听人讲到,在去往欧罗巴的一艘游轮上,有人曾看到一个会算命的长者。


 


    黑框眼镜,高腰西裤。


 


    的确抛掉了他旧识的一切。

评论 ( 1 )
热度 ( 8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