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比兴

有病不吃药,无聊才读书

© 赋比兴
Powered by LOFTER

【官方设定】献给同人工作者

三叔坑多,更新位置乱,篇幅不一。再加上同人多,很多人被同人人设带偏了的,在下收集一些资料,方便各位同人工作者搞创作!

  

  

张启山,家里有座大佛,得名张大佛爷。

北派盗墓人,能看三代土。

张家人会指语。

戴镯子(实心玉镯,斗里挖出来的,敲一下响二声)

“张启山手上的镯子就是从粽子身上收过来的,叫做二响环,敲一下,这实心的玉镯子能响两下,珍贵得紧。环上有一个铭记,他认为这肯定是对镯,肯定还有一只配成对,于是不惜千金求镯,想配成“三连响”,一时传为美谈。”——吴邪的私家笔记

逃往长沙前,他家中的女眷已经被他的父亲送到长沙外婆家。

父亲被日本人用机关枪扫死。张启山被抓进日本人的集中营里,靠着大雨,躲在古墓两天,逃跑成功。

(时间为东三省沦陷前某年九月某天)

跟着佛爷一起出逃的有七个伙计。

乐善好施,给乞丐派米。

叫齐铁嘴“铁嘴”。

叫半截李“老李”。

叫狗五“老五”。

是日本人的眼中钉。日本人暗杀不成,开始设置陷阱,挑拨九门内乱。

“日本人明知道二月红的夫人就差一味珍贵的药材救命,却将这味药材送给佛爷,并告诉二月红药材可以去佛爷那儿取得。二月红为了救夫人整整在张家门口跪了一夜,这一夜,特务通报长沙守军二月红和张启山私通日寇,准备交易守军情报,张家危机四伏。为了保全两家安危,佛爷不让二月红进入张家一步,眼睁睁看着丫头病逝。”——九门异闻录

在新月饭店为了娶夫人,点了三盏天灯,烧了半年收成。

(注:盗笔的点天灯是拍卖行用的行话。新月饭店的拍卖会一轮一件东西。点一盏天灯,表示这轮的东西不管最后拍到多少钱,掌灯的点灯人都再加价,买下来。

简单讲,就是不管你东西拍到多少钱,我都出的起,东西一定归我。

最后试图邀齐铁嘴共谋江山,齐提前算到,扮作乞丐,张识破但没有挑明,送了两壶酒。

大清洗后回了东北,枪决众人当晚曾经尝试自杀。

后来已经搬到了杭州的狗五,去东北找张讨说法,提到张只和二爷谈得来,把九门其他人当做孩子。

羡慕唱戏的二爷和要饭的老六。

大清洗的事情,解九从头到尾都在参与,靠鸦片/吗啡硬撑,且有吸毒过量昏迷症状,佛爷感到很抱歉。

开国大典的时候和二爷一起参加,拒绝了二爷陪同,自己上了城楼。

后来在干休所,(放着哀乐,估计是mao去世的时候),烧了一些资料,抱着夫人的遗照黯然。

齐铁嘴被误传的二设太多,先做个澄清。

首先,齐铁嘴不叫齐桓,搞命理的不可能拿先帝谥号做名字。

【百度百科名片已经修正】

再者,齐羽并没有被证实是齐铁嘴的养子。

下面正文

---------------------

齐铁嘴,长沙第一神算,命中率90%以上。

只有一个堂口。

在走廊的末端,一个小香堂,交六文进内厅买东西,买了就送卦。开了几代。

齐家一脉自古白天帮人测字,选阴宅,锁尸棺。晚上观星点穴,盗墓。到齐铁嘴他爸已经懂得很少,而齐铁嘴又只是学会了他爸的皮毛。

齐家人若是觉得自己真的要折在斗里,会想办法让一匹马带出一块青铜镜,并且写清楚自己是怎么扑街的。

齐家人祖训里责任感很强。发现凶穴定封山平土,以免祸害百姓。

齐家几代来都乐知天命,过得不错。

齐铁嘴觉得九门里除了年轻的五爷外,个个苦大仇深。在一起堂会时压力巨大。

齐铁嘴用铜钱卜卦。

必杀技——摆手压声。算卦的时候一摆手,所有人都得噤声,不然就……

说半句,留半句,只有当事人点的透。

包租公,收田租,能收一大箱白银。

在庙口也偶尔摆摊。

被狗五骂“死瘸子”(?)

和陈皮阿四有过节。

祖传规矩三不看:外国人,纹麒麟的(张家族长张起灵们),奇事诡闻

不愿意参与庙堂之事

和狗五,解九常在二爷家陪着丧偶的二爷打麻将。

和五九一样,认了三爷的老婆做干姐。

靠奇门八算,用解九和狗五的命格保住了三爷刚出世的孩子。

拒绝张大佛爷的招募后,假装暴毙,远走欧洲。

可以看得懂一点张家的指语。

当年给佛爷算了很重要的一卦。(解九提到)

同时,当年给佛爷算的某卦,张启山没听,下场很惨。(同样是解九提到)

“张启山请齐铁嘴出山,共谋江山,但是,老九门九门联动,从一开始,齐铁嘴就知道了将来会发生的种种,他也知道张启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只得做了一个脱身之举,远走他乡了。

    齐铁嘴在那日之后不知所踪,有人说曾在去欧巴罗的大洋轮上看到过一个算卦的。此去经年,想来齐铁嘴那神算之下,神州大地上风风火火几十年里,竟然无他容身之所,无奈之下,远走他乡,且远比他预料的还要远上许多。”——九门异闻录

评论 ( 43 )
热度 ( 4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