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比兴

有病不吃药,无聊才读书

© 赋比兴
Powered by LOFTER

【一八丨老九门】青珠坠楼(02)

01
----------------------------------------  

待齐铁嘴回到铺子,安顿好伙计,上罢药后,已是酉时。齐铁嘴饿得是前腹贴后脊,才想起来去厨房下碗面吃。刚推开木门,却发现里面已经站了一个人。

“狗五,你还有脸,现在才来,老子等了你多久啊你!我同你讲,你这次不来是吃了大亏你知道么!”

“别嚷嚷啊,这不是给你送鱼汤来了么。”

活宰的鲫鱼,奶白的汤,先炒后煲的黑豆,翠生的葱。要说吴老狗除了训狗之外还有什么绝招,恐怕就是这黑豆鲫鱼汤了。

“我倒想是进来,你知道你后门那张家的亲兵站了多久么?”

“张家?又干他张家什么关系!”

“没关系?他昨天晚上那闹腾的,现在全长沙谁不知道你齐神算是他张启山的人?”

“蛤?…咳咳咳咳……”正抿着鱼刺的齐铁嘴吃惊之下,被鱼骨卡了喉咙。

听吴老狗说,昨天晚上实在是惊险。他不是没去,而是去晚了。等他狗五摸到武藤武馆的时候,里面已经闹起来了。

“张启山,孤身一人夜半挑堂,连枪都没带,是一把小刀,实打实 '单刀赴会' 。”

蹲在外面丛子里的吴老狗其实也探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先是拳打脚踢的喝哈声混着木头被压断的呲啦,后又掺杂了些许枪响。但是很快,里面安静了下来。吴老狗怕是里面出了什么事,刚想进去看看,就看着一双沾满血的军靴踏了出来。

“要是说我狗五老九门里打心底里服谁,只有他张大佛爷一个。本就是才来长沙的新人物,怕是力敌日本人这一战之后,要誉满湘水了。”

“然后你看完热闹就回去了?”

“佛爷不是在吗,我跟着也没用啊。诶,你不是刚说要同我讲什么事么?”

齐铁嘴无言,低头喝汤。

“没有的事,别闲着,把面给我下了。”齐铁嘴头也不抬,用筷子戳了戳灶台的方向。

狗五笑着,“得寸进尺啊你。”走去下面。

齐铁嘴是越想越闷,这玉镯得的虽是有惊无险,但也值得人前吹嘘一把。这倒好,张启山这么仗义一救,镯子算是砸手里了,在狗五面前更是不敢提。

要说张启山除了布防官这个名号,还有什么事在长沙民众里传得最广,怕是他千金求镯的故事。张启山早些年在斗里得了一镯子,贵重得紧,实心的镯子敲一下能响两声。张启山来到南派倒斗的大本营长沙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求一上佳玉镯,想和自己手上的配成三响。

他张大佛爷爱国求强、积极抗日,本就占了“忠仁”二字,这昨天在武藤武馆那么一闹,算是又得一“义”字。听吴老狗吹的,现在张启山怕是长沙城内炙手可热的大红人,前来巴结的人自然不少,备镯子送人的也多。

自己这镯子卖了吧,长沙就这么大,兜兜转转定是要送到张大佛爷那儿过目的,只要他佛爷抬抬眉,轻轻一查,齐铁嘴就得撅腚跑人。

若是自己送给佛爷,怕是坐实了“知恩图报”这么一说,再经长沙城那么一传,不出三天怕是道上的人都得知道这一救一送的“美谈”,自己这辈子都要和张家捆在一起了。

这张家到底跟他死磕上了。

“面下好了,锅里暖着,你自己盛着吃,爷我就不伺候了啊。”吴老狗拿毛巾擦了擦手,准备走人,“这食盒你可得洗好了送我府上来,我追吴夫人可是靠它了。”

“德性,就你这样还敢娶人解九的表亲,被人算死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齐铁嘴喝完了汤,起来盛面,“走侧门,记得从厨房里包两块酥饼,路上有用。”

“你不废话,后门那儿还有人蹲着呢,我可不想和张家多什么枝节。”

  

 赶巧,刚一出侧门,吴老狗就正撞上换班回来的张副官。

“五爷好!”

“你好你好……军爷守了一天饿了吧,军爷吃饼。”吴老狗说完反手把荷叶包着的酥饼一塞,转身就溜。

“齐八你这个贱嘴皮子,该你被张大佛爷好好治治。”吴老狗回吴府又是念叨一路。

    

  

------------------------------------------------------
03

越写越发现自己写的是老八中心向

这是一中长篇,估计有个十章的样子。而且可能是原著向BE(←我控计不住我几级)

其实还在考试周啊,这样浪是作大死。

这周的一八磕完了。想到三天后才有新的可以嗑,我就嘤嘤嘤……
  
  
  //对了,只是我第一次写小说同人,之前都是混欧美圈的,希望找一个beta菇凉,讨论一下并不存在的大纲,规范一下文风,尽量不ooc。
  
有意向的小天使私信我好吗!

评论 ( 12 )
热度 ( 8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