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比兴

有病不吃药,无聊才读书

© 赋比兴
Powered by LOFTER

【一八丨老九门】青珠坠楼(01)

tag下粉红气息太足,不能光谈恋爱,这篇让我们先干上一票再说。


-----------------------------------------------------

齐铁嘴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斗里,躺在那块铭着墓主志的大青石板上,角落的风灯还在撑着,而自己的右耳侧放着一口装着水的搪瓷杯。

 

这斗是狗五遛狗时无意中发现的一个小斗,风水佳,通风好,干净。然而斗室里出来的东西除了一卷卷古籍,唯一有点看头的就是这块青石板了。解九很是高兴,差人过来把书都搬空了,二人一合计,也就没有拆这石板,而是把它留在这里,三不两时过来开个茶话会的时候,还可以有地方排麻将。

 

齐铁嘴松了一口气,自己被武藤绑过去这件事,他不是一点都没料到,所以他才会提前告知吴老狗去接他回来。然而他万万没算到武藤不仅砸了自己的铺子,还把人吊起来打。苦了自己一双巧分阴阳的手,指缝里全是攥着拳头掐出的血污,指尖被勒得失了触觉,刚才堪堪恢复些许。

 

他想侧身去够那杯子,没想到腰侧的一处鞭伤硬生生痛得他又躺平了回来。

 

狗日的,这些日本人尽玩些阴的,专往衣服遮得住、看不见的地方招呼,抽的人是内出血,但又不带外伤,看起来倒像是前个儿晚上和窑子里的小娘子玩得过了头一般。

 

齐铁嘴在石板上面平躺了一宿,口干舌燥,是看着水在眼前却喝不到。又过了两个时辰,天都大亮了,他却怎么也等不到吴老狗来抬他回铺子。

 

他扳着石板的边沿,勉强坐起来,往杯子那儿挪了挪屁股,左手反手扣住石板,伸长了右手去够水杯,才总算是喝上了水。

 

没想到就是他手这么一扳一扣,居然察觉出些许异样。

 

他忙用剩下的水洗了洗左手指尖上的血污,再反手去摸那石板的凸出的下沿,一点点读上面阳刻的小字。

 

这墓主人算是好玩,带了一大箱子的书下来就算了,还在这犄角旮旯的地方玩这种花样。而且普通人就算摸到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异样。

 

因为齐铁嘴刚读了不到十字,就察觉这实乃阳遁四局的一种起局手法,且此法正是齐家最为拿手的一种起局手法,也是三脚猫齐铁嘴用得最溜的一种。

 

来了精神,齐铁嘴也不顾腰背青肿酸痛,从怀里摸出来一块小青铜镜,对着上面的卦数算了起来。接着又跳下石台,蹲着去把那阳刻的文字仔细琢磨了一番。

 

这局十分和善,比起放在墓里克淘沙贼的死局,更像是小时候大人用来教学的布局通法。有一两个小的障眼法,除此之外一路直行通天。齐铁嘴数着墙砖,沿着墙壁走到了之前淘出古籍的那个耳室。

 

「哈,解九还跟人二爷前损吴老狗呢,合着人家狗鼻子从来错不了!」

 

齐铁嘴提着风灯,站定在后面暗藏着机括的掩墙前,换做平时,他是绝对不会破这个局的,一来自己也不差这几个钱,二来自己本身干得就是破天机,折阳寿的活计,再损人阴德,估计自己命途将舛。

 

但是吴老狗放的那一杯水,实在是激出齐铁嘴一股邪火,又让他这个伤员在石板上躺了一宿,等了半天。

 

「肯定还是记着上次二爷家那局麻将的仇,狗五你真够可以的,送道长都敢不送到西!」

 

齐铁嘴一合计,干脆闯一趟,找点东西出来,膈应膈应狗五。

 

掰断了自己本来就折了的眼镜腿,把风灯放好。齐铁嘴找准位置,顺着墙缝,将细铁丝卡了进去。只听得轻声响动,耳室前脚的的一块顶砖掉了下来。

 

我天,这是要塌?

 

齐铁嘴吓得连灯都不要了,连忙拔脚就跑。刚没跑出几步路,腰疼得只能扶着墙小碎步着往门口挪。又只是几步路光景,齐铁嘴还没走过拐角,扶着的墙就带着他翻了过去。

 

「不是吧!」齐铁嘴心里已经懵了,但听得外面丝毫没有坍塌的声音,寂静如岁月静好。待他从地上爬起来,他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新的耳室里。

 

字面上的,新的,因为这里面的东西,看起来一点不像是经过岁月刀割的洗礼。耳室很空,只在中央有一供着东西的石台。烛台上嵌着夜明珠,仿佛还在燃着。四周的壁画,颜色也都很鲜艳,就连石台上铺着的石青色缎子,看起来也仍有光泽。

 

唯一不新鲜的,就是这里面的空气。

 

齐铁嘴知道这耳室八成是因为空气不大流通的原因,才保存的这么好。但是明器保养得好,人却是呆不久的。被这么一吓,他算是彻底忘记了腰上的痛。过饱和的肾上腺素让他慢慢靠近中央的那个石台。

 

琉璃罩子玉手镯,一青一白。侧开一小口,堪堪够本就干瘦的齐铁嘴把手塞进去。

 

于是他就把手塞进去了。当他回过神的时候,是在他往回抽手,发现手腕被卡住的时候。

 

而且那开口仿佛越收越紧。

 

齐铁嘴忙去拿那镯子,想用来砸碎这琉璃罩,而玉镯却怎么也拿不起来。齐铁嘴慌了,更加用力地往上拽这镯子。拉拉扯扯,手掌心被血垢糊住的伤口裂开了,几朵血花染在了底下的石青衬缎上。

 

齐铁嘴心说这次怕是完了,这邪门地方沾上了活血,怕是更加凶恶。没想到刚刚仿佛千斤重的镯子被他带了起来,用力过猛加上血的湿滑,镯子一个脱手,往上飞去,砸穿了琉璃盏,认准了头,往地上摔去。

 

好家伙,染了斗里清净还砸了人明器,换做齐铁嘴是这墓主人,估计都得气诈尸。

 

但瞬间,卡紧的口子,松了回去。齐铁嘴连忙抽手,跑去看那还在地上滚着的镯子。这玉镯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竟然没断。齐铁嘴也没检查,捡起来揣兜就跑。

---------------------------------------------

02


写了一堆佛爷还没出场,呃呃呃呃老八太萌了写起来爆字数。
w
画重点,这篇真不是五八(同城?),吴老狗表示自己和未来的吴夫人(?)情比金坚。

评论 ( 11 )
热度 ( 1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