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比兴

有病不吃药,无聊才读书

© 赋比兴
Powered by LOFTER

【一八丨老九门】青珠坠楼(06)

01  02  03  04  05

当晚,辞了解九的齐铁嘴在床上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好。一想到7年前那档子烂事,齐铁嘴就觉得浑身不对付。硬生躺了两个时辰,天蒙蒙亮时,齐铁嘴终于捱不住,抄起烛台,沏了壶茶,就往仓库赶。

 

 

 

在床上生躺了一晚上,齐铁嘴是越想越清晰,那刻着神秘花纹的盒子不止一个,绝对还有三四个在仓库里吃灰。要说这算命的有什么行业准入素质,那就是记性好、察人情,再来点祖师爷传的鬼画符本事,基本上就够养活一档口子人了。齐铁嘴别的没怎么学好,但是记性不错,各种基本功全都是硬背下来的,用狗五的话说就是:“嘴上嚷嚷,不逑会用。”

 

 

 

翻翻找找,还真的给齐铁嘴又翻出来几个桃木盒子。有几个里面甚至还有东西。陈列开来,内有点翠白玉环一对,翡翠环二对,空针线盒两个,首饰盒两个。甚至还有一个配套的脂粉奁。

 

 

 

得啦,不用担心了,这八成就是哪个齐家没嫁出去的女儿的嫁妆。花纹巧合这种事,指不定谁模仿谁,搞不好样式雷和齐家祖宗都是从同一本书上拓下来的。齐铁嘴觉得心稍稍安了些,喝了口冷茶,人也觉得回过神来,清醒了不少。

 

 

 

一开怀表,正午九点,去到佛爷家刚好吃午饭。

 

 

 

等到齐铁嘴磨蹭到将军府,已经是十二点半,佣人把客厅门一推开,那仗势可确实是把齐铁嘴吓了一跳。二月红霍仙姑小解九挨个排排坐,主位上正坐是面色铁青的张大佛爷。张启山略一挑眉:“贵客啊,终于来了。”

 

 

“这么多人都来蹭饭啊,佛爷您家厨子好手艺。”齐铁嘴连忙作揖,找了一个空凳子坐了下来。

 

 

 

解九飞了齐铁嘴一个白眼,“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干活的时候来的比谁都晚。”

 

 

 

“行吧,佛爷你看人都齐了,有什么事就快说吧。”霍仙姑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大家都还等着吃饭呢。”

 

 

 

齐铁嘴点头如小鸡啄米,天大地大,吃饭事大。

 

 

 

“那我们就饭桌上聊吧。”张启山起身,示意大家移步饭厅。齐铁嘴走的快,拉着解九走在最前面,顺便把自己早上的发现一五一十如数告诉了他。解九一推眼镜:“我觉得还是不妥,这个盒子最近又重出拍卖市场,但不是和它的原配镯子一起,却是被人改成了盏盒。”

 

 

 

齐铁嘴一听,眼睛眯了起来,刚想说些什么,被解九摆手压了下去:“这次你和佛爷、二爷进京,顺手就解决了这些琐事,有什么账做不平的,回来我给你添上。”

 

 

 

那感情好,齐铁嘴也不说了,能让解九掏钱可是稀罕事。坐下来痛痛快快把饭吃了,也没理席间几家人明争暗斗刀枪厮杀。酒足饭饱,各项生意也都商量好,进京路上大大小小事项也都有了安排。齐铁嘴能推的事都推了,其他的也只能满嘴“好好好”一应应承下来。

 

 

 

张大佛爷一屋子关了太多聪明人,呆久了烧脑子。齐铁嘴见没自己什么事了,也就放松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搭着椅背睡着了。张启山一众又聊了大半个时辰,才发现齐铁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那今天就先这样了,各家如此支持,二月红不甚感激啊。”二爷首先站起来,说明辞意。

 

 

 

“应该的应该的。”“哪里哪里……”几个人客套几句,也就都散了。张启山唤来副官:“把齐铁嘴搬床上去。”

 

 

 

“是!”张副官一个立正踢腿,把齐铁嘴从椅背吓到桌子底下。

 

 

 

“齐大人醒了啊,不劳烦副官你了。”张启山忍着笑,把齐铁嘴从桌子底下捞出来。“今晚回去早点睡,明天还得赶火车。”


评论 ( 7 )
热度 ( 31 )
TOP